关灯
护眼
繁體
一定是搞错了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    林彦深赶到医院的时候,杨婉玉正跟保姆一起劝纪远歌吃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鸡汤炖的很清淡,一点油脂都没有,好孩子,你喝几口吧。”杨婉玉端着碗亲自给女儿喂汤。

    “妈,我真的吃不下。”纪远歌尝了一口就不喝了,把头偏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彦深,你来了!”杨婉玉看到林彦深,就跟看到救星似的,“远歌最听你的话,来,你喂远歌喝几口汤吧。”

    她怜惜地看着女儿,“她这些日子看着又瘦了一些,衣服都撑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纪远歌凝目看着林彦深。

    呵,他身上穿的那件衬衣,她见过的。那天在店里,“沈小姐”送给“林先生”的。

    雅致的藏蓝色,纯棉混纺真丝的面料,珍珠贝的扣子,边缘一圈镶嵌着极细的金边。低调,矜贵。和林彦深的气质多么吻合。

    纪远歌的唇边,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。

    林彦深并没有注意到她的笑容。他只看到她越发苍白瘦弱。躺在雪白的枕衾之间,她仿佛一缕孤烟,风太大就会吹散似的。

    浑身上下,最有存在感的是她的一头长发,浓密得过分,茂盛得过分,铺在枕头上,叫人怀疑是这头发夺走了她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林彦深的心有些轻微的疼痛。

    从前的纪远歌,并不是这样的。

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